桐关七里.

没有正文,只有脑洞,而且还少,想被扩写。

真真真真真他妈可爱炸了...

泽芜君我承包了,你们都退下吧。:

尚未辩解完,自大门之中,迈出几名白衣修者。

这几人身穿蓝家校服,个个素衣若雪,缓带轻飘。为首之人身长玉立,腰间除了佩剑,还悬着一管白玉洞箫。蓝忘机见之,微微俯首示礼,来人亦还之,望向魏无羡,笑道:


喜欢这个慕情设定。喜欢。无敌喜欢。

MAchaCHAcha:

自给自足(?)本来想印个无料册子CP发一下但画好又懒了(你??)不过难得我都贴了网点可能会自己印一点跟有缘人交换吧(懒

土鳖的我流设定在这篇

双玄只是粮少,风情仿佛根本没粮(?)……就很饿的割了腿肉,二卷里慕情好像真的很羡慕太子的衣服以至于我一直觉得他拿回去洗了之后会自己偷偷穿然后被风信冲上去愤怒的扒下(XX)

管他到底是不是直男我先搞了这顿基再说

【晓薛】取个名字好难的脑洞

          薛洋是个知法懂法不太守法的二好公民,虽说此人既不奸淫掳掠也不杀人放火,却尤其喜欢闯红灯。
          尤其是三好交警晓星尘蹲点的红灯。
          闯也不是真的闯,毕竟小命还是要要的。
          薛洋总是在红灯时作势要闯,只是想看到晓星尘无奈向他走来,然后他可以一把勾住晓星尘的脖子在大庭广众下来个爱的亲亲然后看晓星尘无奈又温柔地看着他。
          晓星尘也喜欢看薛洋披着阳光对他露出个流里流气的笑,小虎牙露出来,看得晓星尘心都化了。

           然后薛洋就被晓星尘一点不客气地叨叨了一顿并且第二天捂着腰生闷气。

【刀剑乱舞】对他们说三次“请对我撒娇”

wwwwwwoc这个太郎好可爱啊啊啊啊啊啊_(:з)∠)_

梧桐夜子:

*终于赶在十二点之前了万岁


*日常ooc预警






—————————————————————






【药研】




—“请对我撒娇”


“嗯?”


他手头动作一顿,回过头目光平静的看了下你


 


 


—“请对我撒娇”


将配置到一半的药剂放到身侧的地面上,他推了推眼镜,似乎是想到了些什么,唇角略微勾了勾


 


—“请对我撒娇”


“知道吗大将”


药研将腿盘起,手肘撑在了大腿上,似笑非笑的朝你望来一眼,他摇头轻声感叹,声音里带着几分说不清的纵容




“你现在就是在撒娇啊……”


眉眼微展,镜片后的紫眸转瞬漾开浅浅涟漪


 






【鹤丸】


 


—“请对我撒娇”


几乎没有丝毫的停顿,他猛的抬头看向你,颇为兴奋的应声


“诶是吗”


 


—“请对我撒娇”


“这可是你说的啊”


随即从地上跃起,他撩起衣袖,刻意动作夸张的摆出助跑的姿势,摩拳擦掌,似是蓄势待发。


 


—“……请对我撒娇”


“哟西!”


在高声的招呼过后,他却是在冲至你身前几步时就缓了力道,垂眼将你紧张闭眼的表情收入眼底,恶作剧得逞的付丧神忍不住扬唇轻笑


张开了怀抱将你揽入怀中,垂下的纤密眼睫依旧挡不住他眼底的清浅笑意,耀眼的金色之中,无声的晕开满目柔光


“真是的……不是你要我撒娇的吗”


 




 


【太郎】


 


—“请对我撒娇”


原本与你静默相对的神刀闻言一愣,缓了半响,他才怔怔的发出单个的音节


“……诶?”


 


—“请对我撒娇”


素来沉稳的他在确认自己并没有听错之后明显变得更为不安,腰背挺直,莫名心虚的别开视线,企图转移话题


“说起来主人最近是不是……”


 


 


—“请对我撒娇”


最后一回,他凝噎片刻,像是放弃了抵抗般无奈的低叹,覆着厚茧,惯于紧握刀柄的手犹疑着朝你的方向伸出,最终选择小幅度的扯了扯你的衣角


“……这样?”


他的声音有些僵硬


 


 


 


【鸣狐】


 


—“请对我撒娇”


“……”


很奇怪的,被提出了要求的对象反倒一脸平静,甚至来得及迅速捂住伴狐的嘴,避免震惊中的它叫嚷出会让气氛变得尴尬的话来


 


—“请对我撒娇”


他歪了歪头,看得出在很认真的思考这个突然的请求,几秒过后,眼前的人伸出没有捂住伴狐的那只手,比出那名为狐之窗的手势,边示意你摊开手掌


 


—“请对我撒娇”


手势中的狐嘴在你掌心上轻轻一点,继而自然的五指舒张,穿过指缝,同你十指扣住,隔着手套薄薄的布料,传来的是他掌心灼人的温度


你抬起头,恰好瞥见他嘴角似有若无的微小弧度


“这样……可以吗”


 








——————————————————


其实还有很多想写的【尤其是短刀】,但是时间来不及还是算了_(:з」∠)_


七夕快乐【单身狗万岁】